快捷搜索:

不要让一场暴雪下在六月

不要让一场暴雪下在六月

夏天的喷鼻蜜湖

田鸡叫得特响

蜻蜓也飞得有点超速

湖畔的青草

还不懂爱情

白鹭来了,又走

被热风招呼的名字,隐藏软弱

一只傍晚的归鸟

引领天空的晚霞

我的眼睛,刚好记录了这么统统

突如其来的夜来喷鼻

似乎从情人的皓齿里溢出

此时,我不敢想到未来

拥有正常的一天

便是最奢侈的梦

那种平凡中,饱含怡然得意的舒服

往昔不再

珍重每一天

城市越来越大年夜

假如大年夜到着末,我们都是高楼下

蜷缩的小影子

走进苍茫的暮霭中

应该学会开阔面对

不要让一场暴雪下在六月

(照相/诗:吴再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